公司新聞

 公司新聞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5-09
“目前的確很多平臺型物流正在興起,他們很多依靠的都是社會資源,運營模式和管理模式跟我們這種傳統物流公司完全不一樣,應該說對于我們傳統物流也是一大挑戰。”德邦物流的一位員工對《中國經營報》記者說,“像閃送這類同城物流信息平臺及全國性配貨信息中介平臺快速崛起,而這正在悄然改變著傳統的物流行業。”
 
曾經站點中轉收納分包的流程及配貨、配運流程中的運營效率、利益關系開始因為互聯網對于信息集散效率的提高,不斷受到沖擊。但,與此同時,以互聯網為模式根底的信息中介、運營平臺所醞釀的管理風險,也在考驗著新生行業的應對能力。
 
依賴信息平臺迅速崛起
 
閃送是近年來物流業內談得較多的信息、服務平臺。其以類似于“滴滴打車”的眾包模式為基礎,開創了一種新型的同城快遞平臺——為用戶提供專人直送、限時送達的服務。
 
“‘閃送’模式創新的核心是以建立眾包模式的全開放信息平臺,提供客戶下單、附近閃送員搶單并進行專人直送的點對點服務,無中轉環節。”“閃送”科技市場總監杜尚骉提到,“傳統服務是客戶下單后,由快遞公司的員工收納包裹并統一歸放到站點,然后再分揀發往目的地。而這類標準化的傳統服務模式,即便是同城的包裹往往也只能在第二天送達。”
 
減少了這一“分、總、分”的中轉,“閃送”在同城快遞的物流耗時方面,相較于傳統的快遞服務速度更快。杜尚骉介紹,客戶下了訂單,基本可以做到1分鐘響應,15分鐘上門,60分鐘送達。
 
 
 
 
 
實際上,更為核心的是,“快遞公司需要建立多個區域站點,以實現快遞員快速收發,而‘閃送’的眾包模式并不需要。”某快遞公司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在其看來,“閃送”提供的服務核心并不是單純的快遞物流,而是信息的對接,對于平臺而言其人力成本和投入成本相對較低。甚至只集中在為了獲取其流量的推廣費用、人員補貼上。”在該快遞公司人士看來,這類平臺可以快速擴大規模的原因也在于此。
 
截至目前,杜尚骉提到“閃送”旗下以及擁有了13萬人的“閃送員”隊伍。與此同時,大量的眾包類同城快遞平臺在推出,除“閃送”外,E快送、京東眾包甚至餓了么也屬于這一信息服務為核心的同城配送平臺。
 
而除了同城快遞市場,在異地物流上,也有著來自信息平臺的“攪局”。
 
“在異地物流市場中,往往使用‘落地配’(即貨物送到目的地集散地之后再分配給車輛)的模式,這讓擁有貨源、車源信息的地方中介者有了話語權,他們掌握著兩者對接的‘權力’,被稱為‘地頭蛇’。”一位物流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過去車主、貨主通過他們查找、配對車源、貨源,一來二往就形成了一條隱形的利益鏈。
 
但目前,這類“權力”的基石已不如過去穩固。
 
不少以整合物流信息的互聯網信息平臺在近年來也開始出現。其中已經完成全國布局的貨車幫已獲得A、A+輪融資,且在日前獲得美銀美林亞洲區主管張遠聲加入。據貨車幫COO羅鵬介紹,“公司核心模式在于搭建中國貨運車輛共享運力池,在公路物流行業領域搭建同時面向司機和貨主開放、透明的貨運交易平臺。”而新近加入的張遠聲也從其多年的投行經歷提出,“貨車幫主要構建的是物流行業的互聯網‘基礎設施’,而其B2B的屬性可以對接到整個行業中的各個端口、需求點,擁有極高的天花板。”
 
此外,中國物流配對網也是其中一家。根據其官網介紹,其網站采用分類匯總的方式,開設包括貨源信息、運力庫、物流專線、倉儲信息等頻道,為用戶提供實時的貨源、車源、物流公司等信息,為車源、貨源提供智能配對服務,減少車主、貨主等查找車源、貨源的麻煩。
 
“我國目前快遞企業有上萬家,在國家郵政局拿到從事快遞業許可證也有8000多家,但有高額市場份額的企業卻非常之少,大量的小型甚至個體的物流運營公司分散在各地,而其往往因為掌握不了高效配對的貨源信息。而這類平臺可以對其提供服務。”快遞咨詢網首席顧問徐勇告訴記者。
 
新模式下的管理之困
 
新生的事物往往伴隨著新生的問題。
 
“即時快遞過去就有,只是從通過電話系統配對變為互聯網。雖然互聯網提高了信息配對的速度、讓眾包模式有了空間,但這類本質為非標化的服務,其單體服務成本較高,專人專送模式的整體效率較傳統標準化物流更低,同時存在眾包模式的管理問題。”徐勇分析提及。
 
根據“閃送”的服務報價,其大多數起步價格(注:5公里內、5公斤以下)為16元,5公里以上里程按照每5公里增加8~10元,5公斤以上按照每公斤2元續重,超過20公斤的按照5元續重。這一價格與快遞相比確實不菲。
 
對此,杜尚骉提及,“‘閃送’針對的是對送達時間上有一定要求的用戶。同時與餓了么等眾包平臺不同,其不僅是調配3公里內需求,對區域較遠的用戶也能覆蓋。這種差異化的定位使平臺的客戶群與普通快遞有所差別。而這一服務的定價也被驗證,能夠接受。”
 
同時,據杜尚骉介紹,目前“閃送”平臺已經能夠達到營收平衡,業務上則已經可以實現盈利。
 
而對于管理方面,一般來說,眾包模式因為調配了更多的社會資源,也將承擔更為復雜的管理壓力,信息中介平臺的快速擴張也面臨更多信息核對的成本投入。
 
“首先這類信息中介平臺快速擴張面臨人員培訓壓力。其次,在涉及具體服務的過程中,存在對被服務方、服務提供者、服務內容(即快遞物品)三方安全性的保障壓力。”徐勇提及,這類信息中介下的眾包更適宜于誠信體系成熟的社會。
 
從“閃送”的模式上看,“閃送員的招募需核實信息,并在培訓后持證上崗。在服務過程中,平臺實時監控,對于快遞物品公司正在和保險公司對接商討合作事宜,目前公司承諾出現掉件等問題平臺先行賠付。”杜尚骉提到。
 
不過這是否就能夠全面掌控風險,并不能就此下結論,“快遞業內,也會出現一些不可掌控的傷害事件,全面的事前防控也不能做到百密而無一疏。重要的是平臺方如何對事后進行處理。快遞、物流公司經過較長時間的摸索有了較為成熟的方案,例如引入第三方保險等,而信息中介平臺可能還需要市場的驗證。”上述快遞公司人士提及。
 
除此之外,徐勇從傳統物流業的整體發展趨勢來看,認為信息中介平臺對行業的改造只會在部分方面,“國外同樣有眾包模式、信息中介平臺,但其體量很小,這是因為國外物流市場較為成熟、產業集中度高,貨源、車源已經掌握在了巨頭手中。物流行業是資本密集型產行業的本質不會改變,其發展趨勢也會是產業的不斷集中。個性化的同城服務市場、體量、運力較小的散運市場,相對于整個快遞物流市場,其占比不會太大。”